台湾女童被残杀 母亲招魂 泪不停

    |     2016年3月30日   |   大马 Talks   |     0 条评论   |    1268

mothercry-1

刘爸爸抱着妈妈,妈妈都哭红了脸

mothercry-2

经过一夜的折磨,刘小妹妹(小灯泡)家人今早10时许,重回现场进行招魂仪式,刘母哭肿的双眼,依然泪水止不住流下,在法师的诵经声中,刘父紧紧抱着妻子,深怕她再次受不了打击倒下,或许是小灯泡也希望早点回家,掷筊一次即允诺离开曾经深痛惊恐的地方。

刘小妹的爷爷、奶奶、父母、姊姊全部都来到断魂现场,就是希望能将在此殒命的小灯泡回家,刘母伤心欲绝的双眸中,不断看着昨日女儿倒下的位置,似乎依然难以相信小灯泡已离去,哀戚的场面让许多路人也为之动容。

约莫10分钟的招魂仪式后,在小灯泡的姐姐的呼唤声中:“妹妹回家了。”掷筊立即获得允诺回应,最后由姐姐捧着小灯泡牌位,随着法师的脚步上车离去。

另一方面,一篇1185字署名为“受害小女孩妈妈写的文章~(哭泣) 为人父母感同身受!!”文章,中午透过不少LINE群组广为流传,转传者、看过全文的,无不为之动容甚至掉泪。

小灯泡妈妈在这千字文中七度写出“我真的好想她(小灯泡)”不少人转分享都说,很不舍…

这篇网路上传出一篇文章,标题是“受害小女孩妈妈写的文章”,字字感人,为人父母感同身受。至于这篇文章是否真的出自小灯泡妈妈之笔?从行文及事实叙述,很像是小灯泡妈妈所写。 《苹果日报》也间接查证,也得到肯定的答案。

以下为全文:

“当下,血肉模糊,我知道我已经挽回不了。咚…的一声,我知道他解脱了,我跟她说‘宝贝,结束了’ ”

除了家人给我看的记者会影音档和文字档之外,其他新闻我还无力消化。谢谢媒体工作者完整了呈现了记者会里我的发言。当下,不知道为什么,是哭不出来的,直到做完笔录。

我真的好想她。

直到陪三个孩子们踏进他们四个一起睡的房间,突然,我就崩溃了,姐姐也终于在此时开始放声哭泣,我们聊了好久好久,我一整晚,脑海终究只有’如梦一场’我多么希望明天醒来,发现这是一场梦,小灯泡就跑来撒娇。

我真的好想她。

认识我的人都应该了解我,我凡事尽心尽力,我凡事问心无愧,我理性,我乐观、我也坚强,于此,我奋力的独自的拉住犯罪者,我真的很尽力。

走都走了,我真的很希望能唤回些什么,唤回些爱,唤回些什么,让她值得!

我真的好想她。

请大家帮我,好好抱抱你们身边最爱的人。很用力的、紧紧的、深深的,抱抱他们,告诉他:‘我爱你’

有时候,真的是命。

周六,早上姐姐学校园游会,我们全家出动,小灯泡看到他之前的幼幼班老师、同学,那天下午David是要带姐姐回花莲扫墓的,前一晚,临时决定带小灯泡一起回去,小灯泡看到了好久不见的亲戚们。那一天,我们下午只有三小时,原本想回家休息的,但我们去了共学,小灯泡跟他的朋友们玩的很开心,很多爸妈也帮我们拍了很棒的照片。那一天,小灯泡见到好多好多的人,或许就是上帝在安排他做最后的道别。

我真的好想她。

今早,平常晚起的小灯泡,在姐姐出门上学前起床,乐的跟我说他今天很早起,有跟姐姐说byebye。早上,难得的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光,骑了他爱的摩托车载他出门处理事情,回家,他拿着水果,坐在大窗边的卧榻上,看着窗外,我问他:你在干嘛?小灯泡说:『我在吃水果看风景呀!这里的风景好美,这个世界好漂亮』或许,就是在做他最后的回顾。

只可惜,我们早上还在讨论下个月生日要订什么蛋糕,要邀请谁一起庆祝。只可惜,差三天生日的我们,没办法一起庆生了。

我真的好想她。

还好,昨晚我抱着他跟她说我爱他,按摩着他直到入睡。还好,我们年初有出国旅行一趟,带他去了想去的迪士尼,带他坐了飞机。

或许,上帝硬是在我怀第三胎的时候,把小海豹也挤进来,让我有个跟小灯泡这么像的小海豹,是要让日后小海豹能替小灯泡陪我。

我,真的很想小灯泡。

在这个少子的年代,我没有因为我生了四个孩子上电视,却因为我少了一个孩子上电视,好像,有那么点讽刺?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真的知道,谢谢大家提供的各种资源,我们需要时间消化、整理,谢谢大家,请不要打电话给我和David,你们的讯息我都有看到,我需要时,我绝对不会客气,我知道这时候不靠你们,还要等什么时候?

我现在只想要鉴定赶快结束,还给我小灯泡,让她尸首合一,让我抱抱他,好好跟她说话。我真的好想你,宝贝! ”

手上没有抵抗痕迹

检警相验发现,刘小妹出血量超过3000毫升,几乎流干,手上没有抵抗痕,可说根本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就失去了小生命。

今日出版的《自由时报》报导,检警相验发现,王嫌是从刘小妹后方,以左手压住她头部,右手持大剁刀朝刘小妹脖子剁下,王嫌用的刀子属剁骨刀,不够锋利,女童脖子伤口不整齐,王嫌来回拖拉十多刀,杀意什坚,连经验丰富的办案人员也直呼“好狠!太残忍了”。

检警侦办命案会透过尸斑分布位置,判断死者死亡第一时间的姿势,但刘小妹颈部全断,血液流干,没有尸斑。检警估算,以刘小妹身形出血量应超过3000毫升,从手上无抵抗的痕迹来看,刘小妹当时完全反应不过来。 ∕台湾《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来源:台湾女童被残杀 母亲招魂 泪不停
Empire777 Rebate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