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亲历见闻:尼泊尔王室血案真相

    |     2015年4月28日   |   大马 Talks   |     0 条评论   |    1740

2001年6月1日晚,尼泊尔发生震惊世界的王室血案,国王比兰德拉、王后艾什瓦尔雅、王子尼拉真、公主什露蒂等9名王室成员惨遭杀害,而凶手竟是国王的长子、王储迪潘德拉!

U10574P1488DT20150427171523

沙阿家族惨遭灭门的比兰德拉国王一家。从左至右依次为:迪彭德拉王储、比兰德拉国王、尼拉詹王子、艾什瓦尔雅王后、施鲁蒂公主。

这一事件“改写”了尼泊尔王国的历史,导致有200多年历史的尼泊尔沙阿王朝和君主制迅速走向覆灭。整整11年过去了,这一疑点重重、扑朔迷离的王室灭门惨案在尼泊尔人心中仍挥之不去。

笔者时任中国驻尼泊尔大使,亲历了这一突发事件,愿将当时应急处理这一重大突发性事件的情况及所见所闻记述如下。

凌晨获悉惊天血案

迅速核实急报国内

2001年6月2日凌晨,一位尼泊尔朋友向我使馆通报称:昨晚王宫发生惊天血案,王储迪潘德拉开枪打死了比兰德拉国王和王后等多名王室成员。我从电话中听到消息后十分震惊,马上意识到这是一起重大突发性事件,使馆的职责首先是尽快核实情况,报告国内。

我立即召集政务参赞、武官、研究室主任等,要求他们设法通过朋友了解情况,不间断地跟踪BBC、CNN等外国传媒和尼泊尔广播电视的有关消息报道。使馆武官处打电话同熟悉的尼泊尔军方二位负责人联系,结果均被告知他们不在家中。这从侧面证实肯定出了大事。很快,英国广播公司BBC第一个公开报道了尼泊尔发生王宫惨案的消息。我立即同老朋友、尼泊尔前首相比斯塔通了电话(比斯塔曾多次被国王任命为首相,同王宫关系密切。前一天,即6月1日晚发生王宫血案时,我正好在使馆宴请他一家)。比斯塔证实,国王、王后和多名王室成员中枪被送往陆军医院,已不治身亡。我立即以特特急电报告了国内。

从外电、尼泊尔报纸和各种途径陆续传来消息,王宫惨案的大体情况渐趋明朗:由于国王和王后不同意王储迪潘德拉与恋爱多年的女友德芙雅尼结婚,在6月1日晚王宫例行的家宴上,迪潘德拉在醉酒的情况下向比兰德拉国王等王室成员开枪射击,然后饮弹自尽。国王的二弟贾南德拉亲王当晚不在首都,惨案发生后正从西部城市博克拉赶回加德满都途中。随着案情的逐步明朗,我又把进一步核实了解的情况及时报告了国内。

出席国王遗体告别

万人送葬令人感动

当天清晨6点,尼泊尔电视台停止了正常的节目传送,而是一直播放令人心碎的哀乐和3名祭司合唱哀歌的画面,十分凄楚悲切,但是没有任何有关的消息报道。尼电视台大多用尼泊尔语播放,而使馆只有我懂尼泊尔语,所以我在办公室一直盯着尼泊尔电视台的节目。

上午9点,尼泊尔电视台播出了尼泊尔国务委员会的紧急通知,要求该委员会成员立即前往国务委员会办公大楼开会。国务委员会由首相、议长、陆军参谋长等高级官员组成,是负责处理王位继承等重大事务的宪法机构,平时基本没有什么活动,现在突然召开紧急会议,显然同王室血案有关。

当天要紧急处理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及时了解尼方葬礼的安排,特别是是否邀请外国领导人参加。90年代初,我在外交部亚洲司任印度处处长时,在印度领导人拉吉夫·甘地遇刺身亡后,曾紧急办理过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吴学谦特使赴印度出席葬礼事宜,并作为工作人员随吴特使专机前往印度。这段经历提醒我要重视此事,因为这是涉及中央及时决策的重大问题,也是国内急切关心的事情。但是当天上午多次同尼泊尔外交部主管官员电话联系,都被告知:有关国王葬礼的安排由尼泊尔内政部负责,目前外交部不了解情况;如有消息,会及时通知外国驻尼使馆。

直到中午1点30分,尼泊尔国务委员会主席拉伊玛吉才在电视台宣布:比兰德拉国王等8人已于6月1日晚9时15分去世;按照宪法程序,王储迪潘德拉为新国王,但鉴于迪潘德拉仍处于昏迷状态,暂由贾南德拉亲王摄政;当日晚些时候,将举行比兰德拉国王等王室成员的葬礼。接着,尼泊尔电视台播放了尼泊尔内政部的紧急通告称,下午2时30分在陆军医院举行国王和王后的遗体告别仪式,请尼政府高级官员和外国驻尼使节前往出席,不邀请外国领导人出席。我立即将有关信息报告了国内。

鉴于尼方来不及书面照会驻尼外国使团,尼内政部通过电视台发出的通告应视为尼政府的正式通知。尽管当时加德满都市面气氛紧张,但考虑到中尼两国的亲密友好关系,我仍决定偕夫人前往陆军医院出席国王和王后的遗体告别仪式。

下午2时30分,我和夫人乘车抵达陆军医院。此时,医院主楼前已站满了尼泊尔高级军政官员。我下车后,同一些熟识的内阁大臣等握了手,大家除了表示震惊和悲痛,大都相视无语。

医院主楼的院子里临时搭起了两座帐篷,比兰德拉国王和艾什瓦尔雅王后的遗体分别停放在两座帐篷里。文武百官都到齐后,大约3点钟,军乐队奏起哀乐,遗体告别仪式开始。首相、议长、国务委员会主席、前首相、大臣等依次徐徐向两个帐篷走去。我和夫人也按尼方礼宾官安排,排在内阁大臣之后慢慢前行,先后向王后和国王的遗体告别。我们按照尼泊尔的礼节,向遗体献上一束鲜花,双手合十并鞠躬致敬。国王躺在绿叶和花丛中面容还算安详,而王后全身和左脸全部用鲜花覆盖(据报道,王后头部中枪伤及左脸,被严重毁容),仅可看见右脸,她右眼圆睁露出惊恐状,此情此景令我们十分难过。就在3个月前,我们曾连续7天从海南到北京、杭州、上海全程陪同国王和王后访华,半个月前还出席过国王和王后在王宫为朱镕基总理举行的晚宴。他们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而今已是阴阳两界。不由得心情沉重,感慨万千。

由于尼方并未邀请外国使节出席随后在帕苏帕提神庙前举行的火葬仪式,我们随即驱车返回使馆。返馆后,打开电视观看了给比兰德拉国王送葬和火化仪式的实况转播全过程。

下午4时许,送葬队伍从陆军医院出发,王室成员、军政要员、各界人士数万人参加送葬。行进在送葬队伍前面的有仪仗队,军乐队和王宫卫队等,其后由身穿白衣的婆罗门僧侣抬着比兰德拉国王、艾什瓦尔雅王后、尼拉真王子、什露蒂公主和贾扬蒂公主的遗体。遗体用黄缎缠裹,全身盖满鲜花,送葬队伍经过市区几条主要街道,浩浩荡荡长达数里。沿途数十万加德满都市民伫立街旁、阳台和窗口。当送葬队伍来到时,许多人向灵床抛洒鲜花和哈达,壮观场面令人感动,乐队奏起的哀乐让人为国王悲惨的结局而叹息。行进缓慢的送葬队伍到达城东的印度教圣庙帕苏帕提纳特寺时,夜幕已经降临。在寺前巴格玛提河边的5座火化台上铺满了鲜花彩带,送葬官员肃立于河边的台阶上。身着白衣的婆罗门抬着国王、王后等人的遗体,绕火化台3周,然后把遗体放在火化台上。晚上9时50分,火化仪式开始。一名男性王室成员双手捧着火把,绕行火化台3周并做祈祷,然后将火把放在遗体颈部。这时,乐队高奏尼泊尔国歌,众人肃立,军警将官行举手礼,士兵朝天鸣枪致敬。5座火化台上火焰熊熊燃起,映红了神庙前的巴格玛蒂河岸。这时礼炮开始鸣放,代表比兰德拉56年生命的56声礼炮每隔一分钟鸣响一声,沉重的炮声响彻加德满都夜空,直至午夜。

当天,除向国内及时报告国王葬礼情况、各方对王宫惨案的初步反应之外,我还建议以我国家领导人的名义向尼方发唁电。

王室血案真相披露

案发现场情景再现

王室血案发生后,媒体逐渐报道了一些目击者披露的内情。6月4日贾南德拉登基后(由于王储迪潘德拉不治身亡,国王的二弟贾南德拉亲王继承王位)立即下令成立了调查委员会。该委员会进行了案发现场调查并逐一询问了当晚参加王室聚会的幸存者(包括在医院的伤者)以及招待、警卫、医生等相关人员。6月中旬,尼泊尔政府公布了调查报告全文(包括对数十人的询问笔录)。笔者仔细阅读了长达数十页的调查报告。根据该调查报告和各种媒体的披露,导致王室血案的缘由及当晚案发现场的情景大致如下。

王室血案缘于国王和王后与王储迪潘德拉在婚姻问题上的尖锐矛盾。迪潘德拉与其美貌的女友德芙雅尼相恋了十多年。但是德芙雅尼的家庭与印度有很深的渊源。她的母亲原是印度中央邦的王宫贵族;舅舅辛迪亚是当时印度主要反对党的领导人之一,姨妈曾任印度人民党政府的内阁部长。长期以来,印度与尼泊尔关系虽较密切,但各种矛盾冲突不断,尼泊尔国内反印情绪非常严重。尼泊尔王宫不愿意迎娶一位有印度血统的未来王后。德芙雅尼的印度家庭背景成为她同王储结合的政治障碍。其次,德芙雅尼的父亲帕苏帕提·拉纳是尼泊尔拉纳家族最显赫的成员,又是比兰德拉留学英国时的同窗,曾被国王任命为外交财政大臣(1978年邓小平副总理访尼期间,他曾作为陪同部长陪伴邓小平参观访问;笔者任大使期间,同他保持着友好交往),同国王关系不错。但他同王后艾什瓦尔雅分属拉纳家族相互对立的两个分支,王后不希望属于对立家族的德芙雅尼成为未来的尼泊尔王后。艾什瓦尔雅王后为了拆散这对恋人,用尽一切办法,并且为王储物色了一位名叫苏普里雅·沙阿的女孩。这个属于王室家族的女孩既美丽又端庄,深得王后欣赏。但王储却不喜欢母亲选定的女孩,更没有娶她的意思。王储对王后反对他与德芙雅尼结婚十分苦闷,继而心生怨恨。

据说,在王室血案发生前4天,国王和王后向迪潘德拉发出“最后通牒”,告诉他只有两条路可选择:一是同王后选定的女孩结婚,同时允许他同女友德芙雅尼保持情人关系,这样仍可继续成为王位继承人;二是坚持娶德芙雅尼,那就必须放弃王储位,由其弟尼拉真王子继承王位。迪潘德拉对德芙雅尼的爱已到了非她不娶的地步,难以回心转意。而德芙雅尼虽然也爱王储,但她出身名门,坚持明媒正娶地嫁给王储,而不是当他的情妇,她的家庭也持相同态度。这样,迪潘德拉被逼到墙角,他心灰意冷,产生了玉石俱焚的可怕念头。他曾告诉他的朋友,他会在30岁生日(6月27日)前与母亲彻底摊牌。

6月1日晚在王宫举行的王室家庭晚宴是多年来王宫成员每月一次的例行聚会。聚会在皇家花园内的大客厅举行。晚宴开始前,大家都是在旁边的一间弹子房内等候,一边喝饮料,一边聊天。通常年轻的王室成员到的较早。当晚,迪潘德拉王储7点多钟就到了,和与其同辈的姑表兄弟聊天喝酒,他喝了两大杯烈性的威士忌。8点多钟,国王、王后等也先后到达。大约9点钟,喝得酩酊大醉的迪潘德拉离开聚会的客厅,穿过花园回到他的住所——位于花园旁边的一幢二层小楼。他吸食了含有可卡因的香烟,与他的恋人德芙雅尼通了几分钟的电话,然后换上了一身迷彩服。当他身着戎装出现在大厅时,人们看见他把帽沿压得很低,几乎盖住了他的脸,身上背了一支UZI冲锋枪和一支M—16自动步枪。他大步走进旁边一间房间,他的父亲比兰德拉国王正坐那里。他举起枪朝他父亲射击,比兰德拉颈部和腹部中枪,颈部不断流血,脸上露出极度的惊讶。紧接着迪潘德拉又向其他人扫射,一个又一个王室成员中弹倒地。由于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人们根本来不及反应,大家呆呆地看着迪潘德拉端枪扫射。在整个过程中,迪潘德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说一个字,只是漫无目的地扫射。后来,迪潘德拉似乎无法控制手中的抢,开始向空中扫射,子弹打进了天花板,一些碎片落到了地毯上。

扫射终于告一段落,迪潘德拉转身向花园走去。可能是想去劝阻他,他的母亲艾什瓦尔雅王后和弟弟尼拉真王子追了出去,结果也被射杀,王后是前额中弹。

后来,迪潘德拉重新回到宴会厅。他的三叔迪伦德拉亲王试图劝阻他,不断哀求他“把枪放下”,但迪潘德拉没有停止射击。迪伦德拉胸部中弹倒地后,王储的婶婶和表妹向前去想帮助受伤的迪伦德拉,但她们的胳膊和肩部也被子弹击中,动弹不得。迪潘德拉还用自动步枪向比兰德拉国王身边的什鲁蒂公主和肖芭公主(比兰德拉之妹)开火。

在血案中受伤的还有贾南德拉的夫人(艾什瓦尔雅王后的的胞妹),她肺部中枪,肋骨被子弹打穿。后来经过近一个月的治疗后康复。6月4日新国王贾南德拉加冕当晚,科马尔被封为王后。

在血案中颇具戏剧性的是在场的贾南德拉亲王的儿子帕拉斯(贾南德拉继位后他成为王储)奇迹般地躲过了迪潘德拉的射杀而幸存下来。据事后调查,在迪潘德拉开枪射杀多人后,帕拉斯曾让旁边几名被吓坏了的王室妇女躲在他旁边的桌子下面。而迪潘德拉第二次进入宴会厅后,曾一度把枪口指向帕拉斯,帕拉斯求他别开枪。迪潘德拉居然慢慢走开,没有向他和躲在旁边的王室女眷开枪。

整个射杀过程持续了数分钟,国王等8名王室成员被当场打死,迪伦德拉亲王受重伤数日后不治身亡,另有多名王室成员受伤。迪潘德拉最后在花园的小河边的桥上用枪对准自己的头部开枪自杀。

按照王宫的传统做法,王室每个月第一周的周五晚上举行家庭聚会,参加者除王室成员外,仅有几名招待员在场,包括国王、王后的贴身警卫在内的所有警卫人员均不在现场。王宫内的值班警卫离宴会厅最近的也有数十米远,没有得到命令是不能擅自入内的——这也是王储在宴会厅疯狂开枪杀戮而无人能阻止的原因。后来,迪伦德拉亲王的女婿夏希受伤后从窗户跳出去找警卫求援。等警卫人员得知出事赶来为时已晚,无可挽回的惨剧已经发生,现场惨不忍睹,他们所能做的只是赶紧把所有伤者送往医院。

王室血案发生后,迪潘德拉王储的女友德芙雅尼出于安全原因迅速飞离加德满都前往印度。据说她因悲伤和恐惧须服镇静剂并卧床数日,然后转赴伦敦投靠其姐姐。调查委员会曾要求她回国作证,但遭到拒绝。2011年,她与印度一名内阁部长之孙艾什瓦亚·辛格结婚。由于她与尼泊尔王室血案制造者的特殊关系,她的婚事引起媒体的关注并给予了广泛报道。

尼泊尔社会上许多人迄今仍不相信王室灭门惨案是王储所为,认为该案件疑点重重,背后定有天大阴谋。除一种怀疑指向贾南德拉外,还有一种怀疑指向某大国,认为该国不喜欢比兰德拉国王的“亲华”政策,因而利用王室内部矛盾,精心策划了王室血案。但所有这些都只是猜测而已,没有任何证据。官方的调查报告和所有目击证人都证明血案是王储迪潘德拉一人所为。2008年5月,尼泊尔制宪会议决定废除君主制、实行共和之后,当时的内阁首相曾表示要重新调查王室血案,但迄后并无下文。笔者认为,10年前发生的尼泊尔王室血案背后如果真有什么惊天阴谋,除非知情者或当事人拿出可信的证据予以披露,否则将永远是千古之谜。

Share
转载请注明来源:大使亲历见闻:尼泊尔王室血案真相
Empire777 Rebate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