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好奇没了双腿的她为何要在轮椅上放两个小板凳 之后才发现

    |     2016年4月10日   |   大马 Talks   |     0 条评论   |    1269


dg leg 03

「我没有腿,但我还有一双手,也能为社会做点贡献。」坐在清平镇瓦店村卫生室内,今年36岁的李菊洪眼神明亮,语气淡然。从医15年,没有双腿的她靠着三轮车、小板凳以及丈夫宽阔的后背,一步一步在乡间小道上丈量了8万多公里,为辖区内的村民提供医疗服务6000余人次,提起她,村民们无不交口称赞。面对村民们竖起的大拇指,她只是微微一笑,「能够为大家缓解和驱除病痛,能够看到病人露出舒心笑容,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奖励。」

4岁那年,一场车祸夺去了她的双腿

她想用从医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dg leg 02

1979年,李菊洪出生在清平镇瓦店村的一个普通家庭,幼时的她聪明伶俐、生性活泼,在父母的关爱下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但在她4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却降临到了她的身上。

「当时出事的情况我已经记不太清了。」提到那场车祸,李菊洪的语气有些苦涩,她只记得,那天幼儿园放了学,她正和小伙伴们走在回家的路上,也许是因为在和大家玩耍打闹,她逐渐远离了公路边,也没有注意到迎面正有一辆汽车正在疾驰而来……在恢复了意识之后,她已经躺在了病床上,浑身疼痛。

尽管家中倾其所有尽力医治,但李菊洪还是失去了自己的双腿,并且是高位截肢,双腿都仅剩下了约3吋长的短短一截。伤愈出院后,原本生性活泼的她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每当看见附近的小伙伴们在外嬉戏玩闹、自由奔跑时,她心里都会觉得很难过,只能躲在家里默默流泪。 「那时候,我不知道哭了多少次,眼睛经常都是肿的。」

dg leg 04
慢慢的,李菊洪学会用手撑着两根小板凳走路,也终于能够走出家门了,但因为她有别于常人的行走方式,时常遭到周围小伙伴的嘲讽,于是「断脚杆、跛子」代替了她的名字。邻居长辈看到她「走路」那么吃力,也总是摇头叹气:「好好的一个孩子,这辈子就这样毁了……」

面对周遭异样的眼神,随着李菊洪一天天的长大成人,一个疑问始终缠绕着她:今后我该怎么办、怎么活?我到底能够做点什么?无数的夜里,她默默思索,而她遭遇的不幸也慢慢成为了她前进的动力,最后,她毅然的选择了学医这条道路。她总是用「天助自助者」这句话来激励自己,能解除他人的病痛疾苦,成为了她人生道路上最坚定的信念。

踏上从医之路,「车代步」「手走路」坚持出诊

 

dg leg 05

丈夫的出现让她如同有了自己的脚

2000年,在江津特殊职业教育学校学习四年后,李菊洪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各科学业,并取得了大专学历。经过短暂的实习, 2001年,她回到了家乡的清平镇瓦店村卫生室,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乡村医生。
清平镇瓦店村地处华蓥山脉,幅员面积近10平方公里,海拔290米-680米,是一个典型的山区小村,而李菊洪所要服务的村民有1032人。从卫生室到最远的服务对象家中,一般正常人都要步行半天才能到达。虽然行动不便,但李菊洪依然坚持出诊,有公路的地方她骑着三轮摩托车去,而没有公路的地方,她就背着医药箱,用两根小板凳一步一步的挪动前行,常常是到了病人家中,她身上的衣衫都已经完全汗湿。但不管如何辛苦,她都默默咬牙坚持了下来。 「车代步」、「手走路」,靠着毅力和心中的信念,她爬坡上坎,艰难的穿行在山岭之间。

2002年初,在同村热心邻居的介绍下,李菊洪认识了如今的丈夫刘兴堰,当时在本地一家玻璃厂上班的刘兴堰一有空就到卫生室来看他,桌椅门窗脏了,他帮她擦一擦;药品太高够不到,他帮她拿一拿;空闲的时候,他陪她说说话……没有太多的浪漫和花前月下,两人的情愫在这普普通通的点点滴滴中萌芽、生长,最后开花结果。当年年底,这对两情相悦的新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组成幸福美满的小家庭。

dg leg 06

婚后的刘兴堰对李菊洪更佳照顾得无微不至,洗衣、做饭、扫地、擦桌,所有家务他都大包大揽,2003年,李菊洪产下一子,带孩子的任务也落在了他的身上,为了更好的配合李菊洪的工作,他甚至辞去了工作,当起了李菊洪的全职「贤内助」。

出诊的时候,刘兴堰就变成了李菊洪的「双脚」,丈夫那宽阔的后背,成为了李菊洪出诊路上温暖的依靠。春天,他背着她,行走在山花烂漫的小径,片片的绿叶衬红了盛开的花,他如叶,她如花;夏天,他背着她,爬上炎炎烈日下的山坡,坡上的大树用繁茂的枝叶呵护着脚下的小草,他似树,她似草;秋天,他背着她,穿过麦浪起伏的无边田野,沉沉的麦穗压弯了麦秸的腰,他像秸,她像穗;冬天,他背着她,走进寒意料峭的旷原,呼啸的风托起了漫天飞舞的芦絮,他若风,她若絮……走啊走,走过光阴荏苒,走过春夏秋冬,走累了,就停下来歇一歇,她用袖口擦擦丈夫额头的汗,说一声「老公辛苦了」,而他,总是憨憨一笑。

「结婚十三年,他就背了我十三年。」说道这里,李菊洪脸上露出了笑容,有些幸福,有些腼腆。 「有了他,不管出诊的路多远,我都不怕!」

从医十五年,她总是早出晚归

深夜出诊也是随叫随到

「农村的情况的情况比不城市,没有朝九晚五这个说法,村民们一般都起得很早,为了不耽搁地里的活,往往大清早就要到卫生室来看病。」李菊洪说,一般冬天她清晨6时许就要赶到卫生室,夏天甚至清晨5时许就已经开始工作了。为了随时接待前来的病人,她午饭晚饭都是由丈夫送到卫生室解决,吃完擦一擦嘴,又开始工作。由于卫生室还承担着管理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每天晚上她还要加班维护瓦店村2000余名常住居民的健康档案,经常晚上21、22时才能回家。 「有时候实在太累了,回到家往床上一躺,衣服都没脱就睡着了。」

除了在卫生室坐诊,李菊洪平常的出诊也是24小时不休,「我们都是随叫随到的,有些病情不等人,耽搁不得。」2007年腊月的一天,结束了一天的忙碌,李菊洪和丈夫睡得有些沉,但凌晨1点多,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们从睡梦中惊醒了。她赶紧穿上衣服,丈夫迅速的把门打开,仔细一瞧是邻村赵大娘。

「我孙子生病了,发高烧,全身烫得不得了……」赵大娘神色焦急,没等她把话说完,李菊洪马上收拾好了药箱,而刘兴堰把她背上就急匆匆的出了门。赵大娘的家住在半山腰上,弯弯曲曲的小路野草丛生,顶着呼啸的寒风,刘兴堰背着李菊洪走得一脚深一脚浅,不知道是由于路太滑还是野草绊了脚,没走多远,刘兴堰脚下一歪,两人重重的摔倒在路上。

顾不得满身的泥土,李菊洪立马叫刘兴堰爬起来,两人继续赶路。匆匆走到赵大娘家里,李菊洪看到小孩子满脸通红,全身滚烫,仔细一检查,已经高烧39.8度,扁桃体也已肿大化脓。李菊洪迅速给小孩子打针、输液,又给他全身擦拭酒精进行物理降温。通过一系列及时有效的对症处理,小孩体温慢慢的下降了,进入了甜美的梦乡中……看着孙子转危为安,赵大娘紧紧握住了李菊洪的手,连身道谢:「感谢你呀李医生,要不是你,我一个老婆婆在屋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哟,你看你一家人都跟着我们受累了!」

离开赵大娘家中时,东方已经隐隐泛起了鱼肚白。忙绿完的两人这才发现,李菊洪的腰部和臀部摔出了两大块淤青,而丈夫刘兴堰的裤子已经破了,膝盖上还磨破了好大一块皮。草草处理了丈夫和自己的伤势,一夜没睡的李菊洪又踏上前往卫生院的路,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一个人的人生是不是完整,不是看他身体是否残缺,而是看他有没有尽最大努力为社会做贡献。」回顾自己行医的十五年,回顾自己走过的8万多公里路,回顾自己提供的6000余人次医疗服​​务,李菊洪语气感慨。 「在从医这条路上,我一直尽力在走,虽然路途有些坎坷,但老百姓赞扬就是对我最好的肯定,我觉得,我人生是完整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大家都好奇没了双腿的她为何要在轮椅上放两个小板凳 之后才发现
Empire777 Rebate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