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大马为何抗疫失败?(上)

    |     2020年6月28日   |   大马 Talks   |     0 条评论   |    215

伊农•韦斯(Yinon Weiss)是一名科技企业家、美国退伍军人兼教育界生物工程师,同时也是《真实清晰政治》(Real Clear Politics)新闻网撰稿人的他,近日针对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采取的封锁抗疫策略分成3个部分进行剖析。

第1部分:恐惧心态和大众思维导致没必要的全球封锁

第2部分:关于媒体炒作、技术偏差大导致封锁期延长的讨论

第3部分:不必要的封锁造成当地社会动荡和全球灾难

这篇文章于2020年6月11日发表在“真实清晰政治”新闻网。值得一提的是,韦斯的观点全面、敏锐又具说服力,收集了几乎所有必要的事实,然后逐一解决相关问题,他的毅力和用心值得钦佩。

接下来就带大家了解韦斯个人如何解释遏制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而采取封锁策略是一种失败。

经济草率

韦斯在其文章中就经济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大流行初期,很多国家和专家就封锁的经济代价是否值得进行辩论。

目前以这几个月的数据看来,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封锁抗疫期间,我们挽救的生命太少,不足以弥补经济损失的代价,而且因社会动荡、医疗保健及食品供应中断,附带代价和损失可能导致全球更多人死亡。

为了对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而实施的封锁,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医疗和经济失误之一,支持封锁策略的人们在对比过他们过去的说辞和最新数据后,可能很难自圆其说,然而,现在纠正过去的观点尚未晚也。

相较意大利、英国、比利时和西班牙,瑞典未实施封锁策略就抗疫成功,就此人们经常会辩说,瑞典的邻国挪威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为数不多,那还不是采取了封锁措施,然而,可能挪威人自己也不清楚这番说辞是否属实。

挪威首相埃尔娜•索尔贝格(Erna Solberg)承认,她基于恐惧、恐慌的原因采取了封锁措施,但现在挪威公共卫生研究所宣称,就算该国不封锁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抗疫效果。

日本近来结束了紧急状态,当地1.26亿人口中死亡人数851人,该国并没有实施严格封锁或大规模检测,这一结果也凸显了专家并不了解新型冠状病毒。

错误选择

我们应该认知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一种严重的传染性疾病,全球已有40万多人因此身亡,其中美国死亡人数高达11万多人。

然而,我们要知道一点,当美国人面对生命和经济之间的冲突时,他们可能也作出了错误的抉择。

这不是说我们要袖手旁观,而是高压政策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帮助那些高感染风险的人群,还会给无力承担的人们造成不必要的痛苦,尤其是在贫困家庭中,已有约40%的人失业。

当恐惧和恐慌超过确诊数据时,很多人都会支持或偏向采取封锁措施,这一点不难理解。

然而,却有一些专家缺乏强有力证据、未经法定程序和未充分考虑其决定可能造成的医疗、社会和经济后果,把民众引向歧途,这实在是难以宽恕,如此破坏人们生计的领导者也难辞其咎。

根据疾控中心(CDC)估计,65岁以下的高龄族群,对于感染新冠病毒患者的生存率均高于99.9%。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我们依然不知道结果,但对于封锁的虚假叙述和其有效性每天都走向瓦解。

其实一开始就有证据显示没必要进行封锁,而且封锁也不会见效;如果封锁有效,那么就可以预见封锁开始后死亡人数会急剧下降,但事实却与其相反。

菲律宾疫情

Share
转载请注明来源:菲律宾大马为何抗疫失败?(上)
Empire777 Rebate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