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大马为何抗疫失败?(下)

    |     2020年6月28日   |   大马 Talks   |     0 条评论   |    114

伊农•韦斯(Yinon Weiss)是一名科技企业家、美国退伍军人兼教育界生物工程师,同时也是“真实清晰政治”(Real Clear Politics)新闻网撰稿人的他,近日针对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采取的封锁抗疫策略分成3个部分进行剖析。

第1部分:恐惧心态和大众思维导致没必要的全球封锁
第2部分:关于媒体炒作、技术偏差大导致封锁期延长的讨论
第3部分:不必要的封锁造成当地社会动荡和全球灾难

承上一篇所述,我们继续探讨韦斯对于遏制新型冠状病毒采取封锁策略的反对观点。据专家预计,如果美国没有采取封锁策略对抗新型冠状病毒,那将会是一场重大灾难。韦斯认为媒体也毫无疑问地照本宣科,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封锁生效之前,一些国家的每日病例百分比都在下降,从欧洲国家可看到类似模式。

抗疫成败

无论是否严格实施封锁措施,又或是何时开始进行封锁,甚至根本完全不实施封锁,新型冠状病毒的死亡人数几乎同时停止增长。在一些户外活动比较多的国家,每日人均死亡人数往往较其他国家来得少,尽管这并不能说明两者有因果关系,但病毒繁殖数(Rt)确实正在下降,而且在实施封锁前降幅达到最大。

另外,不管封锁开始或结束,我们都看不出病毒趋势有何重大变化。德国一项研究发现,当病毒率降到1以下时(这是新型冠状病毒衰减到灭绝所需的关键数值),是在全国开始封锁的3天前。

有类似报告显示,在英国封锁开始前几天,感染达到了高峰,而且封锁开始后并没有改善感染率。

英国和德国也同样状况,根据摩根大通报告披露,在美国各州和其他国家,封锁几乎没有改变新型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的趋势,但理论模型继续坚持封锁必不可少。事实上,最新实际世界数据显示,即使封锁是出于善意,但实际上根本无法挽救生命。

封锁无效

为什么封锁前病毒率下降?为什么封锁没有效果?为什么解除封锁并没有加剧传播?新型冠状病毒有人传人的现象,所以保持社交距离才有意义?

首先,病毒高危险族群可能比假定人数来得少,再来,民众在封锁实施前已自愿保持社交距离,像是避免在封闭室内空间群聚和勤洗手消毒,这或是对降低病毒增长影响最大。在新型冠状病毒高峰期间,瑞典和日本政府并没有采取高压政策,强硬实行社交隔离,这表示说采取强制性隔离措施,如关闭小型企业和逮捕户外观光客等,实在没这个必要性。

有人说,今年3月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会是重要,这显然是个错误的说法。据可靠人士称,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John P.A. Ioannidis和我们正在“悬崖边试探”, 无视怀疑者的早期警告将付出巨大代价,尤其是非先进国。如果封锁最大的受害者是穷人和边缘化者,那么在一些贫穷国家,这种痛苦将会加剧——这是有道理的。

埃塞俄比亚总理指出,非洲经济正面临深渊,撒哈拉以南非洲正面临25年来的首次衰退,南非因封锁死亡的人数可能是感染死亡人数的29倍。

总言之,封锁告诉了我们一个真相——停业是不必要的灾难,如果不想损失惨重,我们得汲取教训,勿盲目信任专家言辞,别因因政治而摧毁科学,更不要因恐惧放弃最基本得自由。如果我们能铭记这一点,对于未来来说,我们的努力不会白费。

菲律宾马来西亚疫情

Share
转载请注明来源:菲律宾大马为何抗疫失败?(下)
Empire777 Rebate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