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妻牵失明夫行乞 讨获10仙也一再谢

    |     2016年5月20日   |   大马 Talks   |     0 条评论   |    1534

old-man

怡保市内在这数个月有着一对年迈夫妇到处行乞,年老的妻子牵着失明的丈夫缓缓走着走着,向茶室里每张餐桌的食客讨饭钱,就算讨得10仙也说很多声的“谢谢”。

年轻时努力工作

现年63岁的曾贵基虽然自小左眼失明,但是单着一只眼,年轻时也不曾以此为由而不工作,反之更努力地凭着一只眼和一双手打拼,数十年来努力做工赚钱养家,钱赚不多也要让妻子潘金玲(59岁)成为幸福的女人。

右眼现有白点
他曾经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即在吉隆坡一间电镀工厂工作,可是工作久了双手因此被化学物品的影响,而出现白色斑点并且痕痒,因此他只好换另一份工作。

他随后当上了保安人员,他还笑说,一只眼做保安可以看得更准。这工作一做就好几年了,他与妻子在吉隆坡生活约有8年,也赚到一些钱在怡保打扪买了一间廉价屋,夫妇俩的生活原本可以简单的、幸福的。

可是人总不能战胜岁月的催促,夫妇俩因年纪越渐老迈,2人的健康状况也一天比一天差,曾贵基的右眼视力逐渐模糊。他说,医生告知他的右眼有一个白点,情况相当严重,虽然说可以动手术治疗,但是成功的几率只有50%。

他说,万一手术失败将会危及性命,因此他不敢接受手术治疗,也因这病让他完全失去了工作的能力,现在在家也要妻子照顾,每走一步妻子都会担心他碰到东西而摔倒。
因眼疾失去保安员工作

当他眼疾病况越渐严重时,无法继续保安人员的工作,惟有在今年农历新年前和妻子返回怡保老家,当时因为身上积蓄所剩不多,而妻子也因年老多病而找不到工作。

讨饭

俩老苦无想法下,只好硬着头皮走到茶室讨饭钱。

一个盒子的零钱是俩老一分一毫讨来过活。
一个盒子的零钱是俩老一分一毫讨来过活。

也许不少人对于行乞者存有偏见,可能还会说“四肢齐全为什么不去做工”,可是,每一位行乞者都有不同的故事和原因才会走上街头行乞;而这对夫妇为了现实的社会,而不得不向人讨饭钱。

政党助申请残疾援助金

潘金玲接受本报访问时说,在夫妇俩讨钱期间,有好心的民众告知失明的丈夫可以向福利局申请残疾援助金,于是她带着丈夫到处找人帮忙,庆幸得到政党的帮忙,协助申请残疾援助金。

她表示,今年4月终于获批领取首个月的200令吉,她与丈夫才有钱买菜,但是并不能让她们不愁吃。

“幸运地,丈夫在年轻赚到钱时买下了现在居住的廉价屋,若不两人都要流落街头,但是住屋的开销也是钱,水电一个月大概60多令吉,还有英达丽水费用、门牌税和地税,全部都是要花钱。”

钱的重要

她说,夫妇俩每周的星期五、星期六和星期日会从住家步行一段路到大路的巴士站,一早搭巴士到怡保市中心行乞,有些好心人会给1令吉,多数都是给20仙或是50仙。

她说,为了讨到饭钱,她们都会到一些比较多食客和游客的茶室,而一个星期外出3至4天已经是她双脚的极限,曾经一星期外出5天,双脚就会肿起来,使她疼痛不已,这样又要花钱买药,所以只是趁着周末才出去。

“有时候,好心的茶室老板会请我们吃一碟饭,让我们感动不已。”

妻子脚痛高血压糖尿病

潘金玲不单因走路多了双脚会痛,她也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和胆固醇过高,因为一直营养不足,身体一日比一日差。

夫妇俩幸运的时候一个星期可以讨得40多令吉,那个时候家里的冰箱才会有青菜和肉,若那个星期讨不到钱,冰箱就只剩下几瓶白开水。

“我们不是懒惰不去做工而行乞,我们是没有办法找到工作赚钱,这是不能怪别人,试问哪一位老板会聘请一个失明和一个随时会晕倒的老人家做工?”

夫妇俩希望社会热心人士可以伸出援手,无论是金钱还是食物,都希望有好心人的帮助。

有意捐助这对夫妇的公众人士可将捐款直接存入夫妇联名的丰隆银行户头(HLB:176-507-60944 / CHAN KWAI KEE),联络号码为016-3163124。

不想成为干妹妹的包袱

曾贵基与妻子潘金玲过着乞讨的生活并非亲人不要照顾两老,在怡保并不是举目无亲,还有一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干妹妹。

曾贵基说,这妹妹与他自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然而妹妹也不是有钱人,有她自己的孩子要照顾。

他说,干妹妹是一个生活艰难的单亲妈妈,家中只有女儿与她相依为命,有时候妹妹都会煮饭给他和妻子吃,有时候煲汤也预留给他们。

“可是我们总不能要她再负担两个人的生活,所谓长贫难顾,我们不能成为她的包袱。”

他说,现在还能走动,就算只有能力到处讨饭钱,也不要成为废人。

他哭说,如果还可以工作,都不要成为乞丐,若有能力做工,哪怕做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天也无所谓。潘金玲知道这世界好心人还有很多,但也不会有老板聘请没有力气的老人家工作。

 

原文:光华网

转载请注明来源:病妻牵失明夫行乞 讨获10仙也一再谢
Empire777 Rebate
回复 取消